民间花市灯画工的历史沿革

画行发展到这一时期,从业人数是很大的。普通一个几万人聚居的小县城,往往会开设一二十家画匠铺。在山西定襄县关帝庙现存的壁画有画工的题字:“嘉庆八年十月画工共八十二名,每工出钱二百四十文……画匠梁廷玉。”修一座庙要动员这么多画工,可见当时山西画行的情况了。那时,千家万户的婚丧嫁娶,一年四季的节日活动,画工都有美术工作配合,在所有的手工业行业中,画行是一个繁荣的行业。明末清初以后,全国出现了几处年画产地。为了满足市场的大量需要,在作坊中有许多画工成长起来。这是我国近代人民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太平天国革命政府重视文化,喜爱壁画。在南京“百工街”下设了“绣锦衙”(衙址在土街口),吸收了各地的画工,和文人画家在一起描画各地的壁画。

明、清以来画工们的作品,包括彩塑、绘画(壁画、彩画图案、灯画、神轴、水陆、年画、传影……),今天在全国各地是比较容易看见的,如北京、承德、沈阳、曲阜、五台山、西安、苏州、杭州各地的殿阁亭园彩画。东南诸省民居的装饰画以及各地著名庙宇 (大同华严寺,朔县崇福寺,浑源永安寺,定襄关帝庙,平遥镇国寺,正定龙兴寺,北京法海寺、鹫峰寺、摩诃庵、夕照寺、大慧寺、圣安寺,四川蓬溪宝梵寺,广汉龙居寺,新津观音寺等)的壁画和彩塑以及散藏在北方许多城镇乡里的灯画,都是值得搜集、保存研究的艺术资料。

鸦片战争以后,我国的经济生活有了巨大的变化。几千年来深入人心的封建思想意识,被新兴的科学思想逐渐代替。特别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浪潮掀起以后,人们的思想体系及生活方式有了根本的改变。画行中一向为封建社会服务的那一部分迷信性质的业务,当然就逐渐被冷落以至于淘汰了。

我国的民间绘画工人除了以上所叙述的有严密悠久行会传统的画匠以外,还有另外一部分以绘画为工艺品加工的人,那便是散处:在各工艺作坊中的画工。这一类画工不一定受过什么专业的传授,也有不少原是没落的文人,因为一般人数较少,不集中,也往往缺乏行会的组织。这一类画工自古有之,到了我国资本主义性质的工商业正式萌芽和逐渐成长以后,他们的种类和从业人数就逐渐多了起来。这些画工主要分布在以下各方面:、 画陶、画瓷——江西景德镇、吉安;浙江余杭、丽水;江苏宜兴;广东石湾;河北曲阳、磁县;河南开封、禹县、修武、汲县、登封;四川荣昌;福建德化;陕西耀县;安徽阜阳。

画漆、雕漆、镶嵌、螺甸——北京、福建福州、山西平遥、江苏扬州、云南大理、江西吉安。

年画、版画——河北天津杨柳青,东丰台;山东潍县杨家埠、仓上;苏州桃花坞、冯桥、山塘;四川绵竹;陕西凤翔;广东佛山镇;山西武乡;河北武强;湖南楚南滩。

织绣印染——北京;江苏南京、苏州;浙江金华、萧山、杭州;四川成都;湖南长沙、湘潭;江西万载、南昌、吉安;河北唐山、高阳;湖北天门;河南安阳;新疆和阗;陕西榆林;广东广州;山东济南、周村;贵州普定、贵定、黄乎、镇宁、织金。

画扇——北京;浙江杭州;河南滑县;四川荣昌;河北通县;江苏苏州。

画伞——浙江杭州;湖南长沙。

画帘——四川江安,山东梁山。

画草篮草帽——山东、浙江。

刻牙刻玉刻石刻木刻砖——北京;广东;安徽歙县;浙江东阳、青田;河南南阳;河北曲阳;山东博山等地。

其余也还有一些民间艺人如刻皮影人的、捏面人的、剪窗花鞋样的、作玩具的,甚而一般的农民、家庭妇女往往画得一手好画。由此可见绘画艺术一直是在民间由劳动人民孕养哺育着的。正由于美术的根墓深深地生在民间,所以它才有无限的活力。这些民间艺术家们的美术活动,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起了重要的美化作用,而且在装饰图案上、插绘艺术上、风俗画上有着辉煌的成就。可惜只有极少数的人偶而被留下姓名,大部分都没法知道他们是谁了。

丰富多彩的历代瓷画上,无论是图案、人物故实、花鸟山水,几乎没有看到作者的真实题款。那些五光十色的织染图案也无法知道设计人是谁……

天津杨杉柳青的年画,三百多年来,出版了两千多品种,何止千万张,题材内容多不胜举,有过许多成功的作品,而作者多不署款。在廿余家画铺出版的全部年画中去检查,只发现了钱吉生、张俊庭、张祝三、戴立三、高荫章、赵子阳、王绍田、高桐轩、白俊英(女)几个名字。但是实际情况,到了19世纪中叶,杨柳青附近各村已经是“家家都会点染,户户全善丹青”了。

苏州桃花坞年画的作者,在画面上留有姓名的有:吴友如、金蟾香、丁应宗、钧如、陈仁柔以及一些化名如墨浪子、杏涛子、梦蕉、吟梅、桃溪主人、墨林居士、宝绘轩主人、归来轩主人、桃坞主人等。这些人当中,可能有些是失意文人。四川绵竹年画作坊中的著名画工有邓晋安、梁云鹤、吴冰如、魏叔堂、魏建堂、黄瑞谷、余文炳、王天宝、张学元等。

在民族美术工艺作坊中的画工,和画行的情况大同小异。到了国外资本主义侵入我国以后,生产技术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譬如瓷器的装饰画由“贴花”、“吹花”代替了“画花”,胶版年画代替了木版年画,机器印染代替了手工印染。随着自然经济和民族工业的崩溃,许多工艺作坊破产,这些民间的艺术家们就无法避免失业和生活上陷于贫困当中了。

以江西景德镇一地的“红店”来说,明末清初的时候是很繁荣的。到了19世纪末仅画青花瓷器的画工就有约三千人。原先有红店四百余家,到了抗战前夕,只剩下三百家,很多画工都改了行。

SERVICES

CONTACT US

电话:+86 20 66816862

传真:+86 (0)20 61867158

邮箱:info@leeslight.com